等完工后 回去多陪陪家人

2017-01-20 18:12

建设者寄语之刘春光:高站位严标准 7号线东延助推副中心建设

等完工后 回去多陪陪家人

2017年1月16日


在地铁7号线东延工程的建设工地上,工人们正在加工钢筋    摄/记者  林晖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思思) 作为八通线、6号线后第三条“驶入”通州的地铁线,地铁7号线东延工程正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随着北京城市副中心另一个地标性建筑“环球主题公园”将在2020年开门营业,7号线东延也承载了更多的意义——它将作为首条服务环球主题公园的地铁线路,更方便市民前往公园游玩。

昨日,《法制晚报》记者走访了7号线东延工程位于万盛南街的北京住总项目部建设工地。此次北京住总承接了黑庄户站、万盛南街西口站、云景东路三站的地铁施工建设,项目经理刘春光告诉记者,为了保证工程在2019年底前完工,他们已经“安家”在工地,春节期间不停工,实施24小时两班倒加紧施工。

现场  通州“首站”需深挖  克服困难保障施工

7号线东延西起焦化厂,东至环球影城。刘春光他们所负责的这三站,正好跨越朝阳和通州的“分界线”,也是7号线进入城市副中心的“门面”。

“黑庄户站属于朝阳区,但从万盛南街西口站开始,就是通州的地界了。”刘春光说,这个7号线东延在通州的“首站”,可是给了他们一个不小的“下马威”。根据规划,万盛南街西口站是换乘站,所以该站需预留好其他地铁线路通行的位置,要深挖至30多米,这个数字是普通地铁站深度的一倍以上。

“挖得深不可怕,但通州地区水路丰富,地下有两层承压水,从黑庄户站到万盛南街西口站这段地铁线上面还有两条河流。”刘春光说,如何尽可能地保护当地水源并让地下工程顺利实施,是个大难题。

目前,他们采取的方法是一边“降水堵水”一边建设,在地铁线穿过河床地下时,降低盾构穿行速度,并在注浆阶段使用更为防水的材料,防止河水渗透到地铁通道中。“这一站由于地理环境的特殊性,导致我们在施工中遇到了不少困难,不过最终我们还是克服了。”刘春光说。

建设地下综合管廊  避免频繁“开膛破路”

为了有效地缓解地面交通并保障市政管线的日常安全管理和应急维修,避免频繁“开膛破路”,在北京住总项目负责的三个地铁站中,有两站最终设计成了地下综合管廊的方式,“万盛南街西口站深挖30米,云景东站深挖20米,都是为了未来建设地下管廊所预留的”。刘春光说。

记者了解到,地下综合管廊大多是两层到三层,其中一层将水、燃气、电信、有线电视、电力、再生水等多条市政管线埋放入地下,一层用于地铁通行,有时会多出一层通公交车或者是小客车。

目前,地下综合管廊已经成为北京城市副中心规划建设中比较常用的手段。此前,通州新城的北环环隧已经建成;而在通州文旅区,同样将建设长达28公里的地下综合管廊,预计在环球主题公园开园前完工。

讲述  工作太晚就睡办公室 春节期间也不放假

在7号线东延工程北京住总项目部,记者看到,刘春光的办公桌上摆着一摞经理值班表,上面的日期已经填写到1月25日,而1月27日就是大年三十。当记者询问刘春光,是否他们将一直工作到农历腊月二十八时,他表示:“后边的单子还没打出来呢,我们春节不放假。”

“不光不放假,我们春节期间也不会倒休,没时间休。”刘春光告诉记者,三个地铁站的工地上,从管理层到工人总共约有200多人,春节一天都不休息,且员工实施24小时两班倒,即每人每天要工作整整12个小时,“我们每个人在办公室都有张简易床,平时工作晚了就直接睡下。”

刘春光告诉记者,工地上有不少工友是外地人,“春节谁都想回家团聚,但也没办法,只有等这个项目做完才能回去。”刘春光说,大年三十项目部会举办联欢会,“晚上大家聚起来包饺子做个年夜饭,也算是过个‘团圆年’。”

记者了解到,目前7号线东延工程北京住总项目前期工程已经完成60%,其中,万盛南街西口站已进入正式打桩环节。刘春光预计,到2017年年底,上述三个地铁站车站的主体结构能够完工,2018年6月底三个车站将贯通,2019年9月底具备通车条件。

长时间忙碌不回家  老父质疑工作性质

“城市副中心建设发展的速度已经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我现在想的就是站好眼前这班岗,让7号线东延工程顺利通车。到2020年,北京市民不仅能方便地前往欢乐谷,还能一直坐地铁到环球主题公园。”除了对工作充满自豪,刘春光最内疚的就是欠家人太多。

“2017年已经过去半个月了,我还没回家看过呢。”刘春光的家在北京欢乐谷附近,离项目部开车不足半个小时,但他两三个月才能回家一次,“我经常到凌晨一两点钟还要处理事情,回家也休息不好,还打扰家里人休息,后来我就干脆等忙过一阵子再回去。”

采访中,刘春光还向记者透露了一件“趣事”:有一回老父亲给他打电话,询问他是不是真的在北京住总工作。得到肯定回答后,父亲又询问:“住总是个正经单位不?你干的是正经工作不?”当刘春光再度给出肯定回答时,父亲质疑称:“不对啊,为什么别人工作还有个休息日,你是白天晚上都不歇呢?”

父亲的疑问令刘春光感到心酸:“我没办法跟父亲解释目前的工作状态,没办法让老人家完全理解我的工作,就只能等工程全部完工后回去多陪陪家人。”

本版文/记者 王思思

原文链接:http://dzb.fawan.com/html/2017-01/15/content_623641.htm 《法制晚报》A08 “聚会 通州新地标”。此篇新闻被中国青年网、环球网、网易、千华网、未来网及中国西藏网等多家网站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