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建筑报:金飞舞台上的戏剧与舞台下的生活

2013-01-05 18:15

 

 

 

金飞:舞台上的戏剧与舞台下的生活

2012-07-17 11:04:05   来源:中华建筑报  作者:王曦   发表评论

简介:科班出身的金飞,在学校里已经习惯于面对作品、教授和学术问题,然而走进设计单位之后,面对的却是市场。这个巨大的变化,致使金飞的整个设计角度和思路都必须有所调整。除此之外,设计时间也是一个挑战。在学校,可能一个项目的设计至少要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完成,实际进入工作岗位,有的项目会要求几天甚至一天就要出思路或想法。

金飞(李忠民 图)

适应与逃离

科班出身的金飞,在学校里已经习惯于面对作品、教授和学术问题,然而走进设计单位之后,面对的却是市场。这个巨大的变化,致使金飞的整个设计角度和思路都必须有所调整。除此之外,设计时间也是一个挑战。在学校,可能一个项目的设计至少要几个月,甚至半年才能完成,实际进入工作岗位,有的项目会要求几天甚至一天就要出思路或想法。

必须承认的是,人的适应能力是非常强的,金飞慢慢学会了适应,此时,有些转变也就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同时,通过自身的努力,把更多的时间花在行业里。其实,刚开始接触真实设计的时候,金飞的动力比较大,热情也比较高,即使经验不足,其热情和动力也弥补了他初期接触这个行业所面临的各种挑战。

“总的来说,在中国当前大环境下,市场是一把双刃剑,能提供大量的设计机会,让你去实践,但同时由于这种机会太多了,设计量也随之增加,导致你真正能够停下来思考的机会却不多了。你是用具体的时间去做具体的设计,还是把时间腾出来一部分留给自己去思考。在权衡这两方面的时候,就显得有些无能为力。任务摆在那里,你只能去适应。”对此,金飞也很无奈。

此外,目前国内建筑师在有些情况下话语权还不是很多,有些情况没法左右。有时候,当业主坚持自己的想法时,建筑师能做的也只是尽力说服,毕竟处在不同立场的人看问题的角度也会不同。有时候在这些方面建筑师也不得不妥协,“我们还是要尽最大努力,把图纸尽量做详细,把数据的分析做准确,把推导过程做得合乎逻辑,只能把我们能做的尽力做到位,为决策过程创造最有利的条件。”金飞坦言。

在这样的适应过程中,是否想过逃离?当遇到瓶颈和阻碍的时候,可能每个人的内心深处都会闪现出那么一点逃离的念头,然后迅速地就会被自己的职业精神和热情给扑灭。金飞也是如此,因为热爱,才有热情,才会坚持。

持续的思维方式

在做每一个设计的时候,金飞都会有一个出发点和入手点,通过这个入手点渐渐展开设计,形成理念,然后整个构图再沿着这个理念继续下去,最后形成一个设计。另外在这个层面之上,贯穿于设计始终的,还有其持续性的思维方式。

每个方案的入手点,都需要一点灵感,但必须有一个持续的思维方式作铺垫。毕竟任何灵感都是从已有思维方式的土壤中生长起来的。不能在拿到任务书之后再去想建筑的事情。将建筑当成爱好,就会用茶余饭后或闲暇时光来想建筑上的事儿,这时反倒可能会产生出一点创意的火花。随之,当真正拿到任务书之后,这些东西就会派上用场。金飞说:“平时的积累和持续的思维模式,加上一点灵感,每个设计的创意也就来源于这些。”

金飞还认为,建筑的关注点,应该分为两个方向,一个是宏观方向,另一个是微观方向。宏观方向包括全球化,建筑在全球化背景下发展的方向,地域性,地域精神,民族文化等等。微观方向,指的是具体的一个人在具体的某一个时间点,对某一栋建筑,甚至是建筑的某一个部分,某一种手法,每一个构件会有怎样的反应。

当然有的建筑师比较关注宏观层面的问题,而金飞则更关注于微观层面的问题。金飞说:“有时候你会发现对那些微观层面问题的突破性解释,可能有利于更好地去解答宏观层面的问题。”如果用一句话总结的话,即金飞更关注个体对建筑的反应。无论是住宅建筑还是公共建筑。每一个体都是不一样的,在这里,个体的相似程度是金飞研究的重点,对共性问题的研究也需要付出巨大的努力。

要想将建筑微观层面研究得更加透彻,就必须涉及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东西,即潜意识与建筑美学。只要研究意识就会涉及很多层面,毕竟人脑非常复杂,怎样与视觉建筑产生关系,是金飞的关注点。人眼和人脑有一个功能就是能够辅助分析图形,这个就是在潜意识下完成的,当看到一样东西,潜意识就会将其记下来,并进行分析。其实,用另外一个学科的知识来诠释建筑的时候,可能会更有利于解释曾经遇到过的问题。

如今是一个设计观点多元化的阶段,更不能站在某一个角度去批判其他的观点,任何问题都需要有自己的思考。建筑是用界面圈定空间的,建筑的立面是最重要的界面之一,就像建筑立面是建筑的外表皮,却是城市空间的内表皮一样。换一个角度,当代工业化社会的很多社会功能趋于同质化,比如办公空间、商业空间,从功能角度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功能决定形式,就会很可怕,整个城市将沦为国际化的千篇一律。通过改变空间来改变功能,从而让城市呈现多样性,成本太大。如何用一种成本最小,代价最小的方式,去维护城市的多样性?立面设计才是代价最小的一种使城市彰显多元性的方式。

学科交叉

建筑学是一个综合性的学科,如果想做好建筑,就需要建筑师去关注很多的东西。建筑师就相当于一个杂家,对每个学科都要了解一些。从另外一方面来说,当代的学科交叉也是一个趋势,每个学科都不是关起门来作研究,要博采众长才能有新的突破,否则就会被淘汰。

“本届奥斯卡最佳电影《艺术家》,一个电影演员从默片到有声电影的不适应,到最后被淘汰。我看了之后颇有感触,建筑师也一样,如果你跟不上时代进步的脚步,那么后果也不会很乐观。”金飞如是说。

近几年,建筑领域出现了很多参数化设计的实例,金飞对此表示很钦佩。这确实是一个视觉和建筑结合的奇迹。当然,在设计中很多问题都属于复杂问题,而且是复杂问题的集合,对于复杂问题的解决,有时候计算机可能比人脑更加适用。建筑师最终给予人们的是一个完整的空间适用系统,这个系统从城市到建筑,到室内,到家具的细部,是一个从大到小的完整系统。然而,进行参数化设计的部分主要还是建筑部分,在空间适用系统里面,只有一个环节进行了参数化设计,那么环与环之间就会形成矛盾,期间也会造成一定的浪费。

此外,模式化的软件应用是否会影响创意的发挥?对于建筑师来说,有些软件是必须用的。诚然,只要是技术的进步,都会带来两方面的结果,限制的同时提供机会。“把眼光放在新的可能性上,将会更加有意义。”

找到最好的建造方式

如果说建筑设计是一项非常复杂的工作,那么概念阶段的设计则让建筑师更加头疼。其后续的修改会很多,甚至会非常惨烈。在金飞看来,概念性的设计就像是一个讨论的过程,讨论的最终目的是要寻找到一个答案,这个答案,其实就是在帮助业主找到最好的建造方式。这个过程是有意义的,既然是一个讨论,那么在这其中,建筑师是会有一定话语权的。在这个阶段建筑师应该珍惜自己的机会,通过努力可能会让一个地区或者一个地块最终呈现出来的效果更加美好。

建筑师本身是一个矛盾的综合体,当给定的条件很具体,会觉得是被限制了,如果不具体又觉得变化太多,鱼和熊掌不可兼得。一个好的讨论过程会用尽量短的时间得出结果,设计过程也是一样的,一个成功的概念设计会尽量少地去修改,从而得出一个答案,这更是考验建筑师的一个过程。

巴哈马一个中国大使馆的投标项目,即便最终没有实现,但概念设计的过程却体现出了最终所要表达的东西。即让空间去接近中式空间的包容感,采用大包围状态,同时会有视觉通道,通过包容感和围合感的营造,使其形成优质的视觉体验。

此外,北京昌平一个山脚下的建筑,也用了一个院落的控制,从视觉上来说,是在控制项目的复杂感。这个项目有些构件在功能上并不是特别的重要,“为此,我们让其复杂度降低了一些,包括对材质的使用,材质之间的跳色等,与空间的复杂形成共鸣,用这种共鸣去营造建筑给人带来的中式体验。”

这两个项目,其最终的目的都是要营造一种中国的精神,去营造中国建筑的复杂感。基于人对建筑的感知,不同的建筑其复杂感也是不一样的。北京在视觉上给人的一种复杂程度,与巴黎就不同,人们会对特定程度的复杂感产生一定的反应,从而控制视觉上给人带来的复杂效果。同样是要达到营造中国精神的氛围,通过的途径不一样,采取的方式和手法也有所差异,得到的结果和答案自然也不同。

个人简介:

金飞,北京市住宅建筑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建筑师

作品:

北京丽景长安居住区规划

北京亦庄文化中心立面设计

万年长兴生态城立面设计

房山长阳北京小学立面设计

北京房山区长沟法庭

北京房山区窦店法庭

新东方昌平教育中心概念规划

湖州众鑫广场三号地

天津武清上下园居住区规划

西三旗体育中心立面设计

奖项:

全网第11次优秀设计工程评选规划设计一等奖

2009年度住总集团优秀科技论文一等奖

建筑观点:

社会转型期与建筑师。

寻求变化中的永恒,潜意识与建筑美学。

认识中国文明:人性,文化,智慧。

高速视觉时代的建筑设计。

居住区规划设计的日照问题。

托尔斯泰曾经说过,幸福的生活是相似的,不幸的生活各有各的不幸。如果说住宅建筑是为生活服务的,那么,从某种角度来说,好的住宅建筑也应该是相似的,不好的住宅建筑则各有各的不好。

“公共建筑与住宅建筑的不同,公共建筑像是舞台上的戏剧,住宅建筑更像是舞台下的生活。戏剧是你在短时间内去观看的,生活则是你在长时间的过程中去体验的。我们习惯于戏剧中的各种矛盾冲突和夸张的表现手法,这样的戏剧才能引起人们的快感。但如果把戏剧变成现实的生活,恐怕谁也接受不了。当然,公共建筑也会强调一些冲突,创造一些与众不同的空间体验,然而住宅建筑则更平和。我觉得好的住宅建筑,应该能够让生活变得幸福,并且在这个过程中,甚至忽略掉建筑的存在,毕竟主角是生活。”这是金飞作为一名建筑师对建筑的全新阐释。

现在有个问题,就是住宅建筑甚至取代了生活,变成了生活的主角,且过于注重住宅建筑外表的与众不同和标新立异。“我觉得在一个成熟的建筑市场里面,这是不太好的。”金飞说,“虽然公共建筑应该有矛盾,但这里的矛盾并不是贬义的矛盾,而是中性的。用异型来营造公共建筑的戏剧冲突,没有问题。当人们处在这种异型建筑当中,可以为之感叹,离开的时候,这也随之成了一段很有意思的体验。最关键的是,你有机会离开公共建筑。住宅建筑不同,你很难轻易离开,是需要回到的场景。对于这两个场景的设计,其思路和手法,更是不一样的。”